网站首页男生小说女生小说纯爱耽美

重生回到战神夫君战死前

  • 重生小说
  •   
  • 作者:红妆为君画
  •   
  • 日期:2023.08.27

还不住啧啧……

估摸着沈华柔大概要回来的时辰,吩咐人送了个火盆进来,果断将话本子扔进火盆里,火苗瞬间腾起把那本被贺元凌仔细专研过的东西都燃烧干净。

贺元凌还不放心的把其余几本都翻过,确定都没有什么不能给她媳妇儿看的内容,这才又让人把火盆搬出去。

虽然是过了一会儿沈华柔才回来的,但还是被她发觉了屋里有异味儿。

当下狐疑的打量一眼贺元凌,那人并没有什么反常表现。

她哪知道贺元凌心里慌得很,尤其是在沈华柔回来后,哪些看过的东西根本不受他控制的一遍一遍浮现在他脑子里,他是一直在克制掩饰,还要摆出没事儿人的姿态来。

“桌上是给你带的话本子,你要闲的无聊就翻翻打发时间。”

功劳都自觉揽在他自己身上了,他也没乱说,确实是他带回来的。

沈华柔早就看到了桌山的册子,摆在那么明显的地方,她想看不到都难。

可她没想过竟然是贺元凌给她带的,着实是让她惊喜。

“都是些什么故事?”

“我又没看我哪儿知道,听说你们女人没事就喜欢看这些乱七八糟,就让师弟去随便买了几本。

你自个儿看吧,要是看了喜欢再买。”

看着他满副不在意的模样,说话声儿还提高了些,沈华柔生出一种他是在心虚的感觉。

不过是几本话本子,他心虚什么?

人是不讨喜,但好歹算他的心意,沈华柔还是说了客气话,“好,谢谢。”

按照他平日的德性,肯定是要得意,可接着他提都不提,转而说起明天回去的事儿。

“早上我已经跟娘说过了,明儿一早就出门,今晚早些睡吧。”

真要说谢的话,这个时候才更应该说声谢他。

他去说总比自己去说的合适,毕竟她是儿媳妇儿。

今日婆婆也跟她说过了,还说了礼物的事儿,婆婆从来都是这么用心,对她,对沈家。

倒是孟婧瑶酸溜溜的说了一句,“原来昨日三表嫂帮着三表哥说话是为了这个啊,不过着实有效。

三表嫂真真有心了,一直都这么有心才好。”

“夫妻之间哪能不用心,等日后表妹又了夫婿就知道了。”

“三表嫂说的对,凡事贵在用心,夫妻之间更是。”

沈华柔也不知道这小姑娘究竟是要如何,说话一会儿阴一会儿阳的,还看似头头是道。

现在不去想那些,沈华柔觉得贺元凌的提议没错,今天要早睡明天才能起得来。

“那就早些摆饭。”

这个提议正合贺元凌的意,当即就嚷嚷着让人摆饭。

后来趁贺元凌去洗漱的时候,阳春小声与她禀报:“三爷下午回来后在屋里躺着看话本子,后来让人送了火盆进来,火盆里的灰没拨散,看起来像是书册。”

贺元凌不喜读书,但看个话本子打发也不是不可能,可是主仆二人都不明白,看了就看了呗,为何说谎?看完还烧了!

第15章 归家

“嗯,我知道了,也没什么事了你们都回去歇了吧。”

每日晚间洗漱后都不用阳春和玉兰再伺候,沈华柔便让他们退下,也早些休息。

从前没出嫁的时候他们是轮流在外间歇,夜里有事也方便,成亲后贺元凌不习惯有女子在外间睡,说是半夜起来喝口水都不方便,于是两人就没再守夜。

阳春也疑惑三爷到底烧的是什么,但夫人明显是不想再多谈,她也就告退离开。

三爷接连两天都专门给夫人带东西回来,她就说三爷心里是在乎夫人的,夫人和三爷一直都这样就好了。

沈华柔确实是不想追着贺元凌询问烧的什么,这几天他们之间的关系不错,她也不想在临回家之际再生出别的事端来。

等贺元凌回来后她便去洗漱,依旧是嘱咐贺元凌先休息。

连着两晚都闹得晚,加上明天一早就要起来会家,他该自觉了才是。

沈华柔是这样想的,但贺元凌绝对没想过自觉。

趁热打铁的道理他懂,也怕什么时候某人又莫名其妙给他甩脸子,所以不想浪费机会。

还有一个当下的原因,下午他看了那册子,迫不及待想试试到底效果。

他也是头一次成亲,经验不足怪他咯?

想着媳妇儿还有一阵才能回来,他闲得慌又拿了本看,却越看越觉得没意思,觉得尽是些哄女子的玩意儿。

明明没有去想,但脑子里就突然浮现昨日他媳妇儿穿着那件绣着菊花小衣的模样,果然跟他初时想的一般无二,根本舍不得脱。

他媳妇儿喜欢芍药,好些衣衫上都是绣的芍药,那个又不同,他都喜欢。

沈华柔出来看到他又没睡,视线还一直跟着她转,她就是再傻也看出他那点子心思了。

防止他又像昨日那样,沈华柔决定先发制人把话说清楚。

打了个哈欠,瓮声瓮气的道:“午间就没睡,下午陪母亲他们说话的时候就没精神,以后还是得午睡。”

自己都这样说了,他但凡是长了脑子都不可能不明白。

果然就看到贺元凌瘪嘴皱眉,看着她的眼神里似有纠结。

于是沈华柔又打了个哈欠,喃喃着似自言自语,“早些睡明天也好有精神。”

直到沈华柔收拾好自己准备过去的时候,贺元凌才缓缓吁出一口长气。

“说困了还要抹你那些,快上来睡吧。”

明儿回去要是让岳父岳母看到他们女儿精神不好,都是他的不是。

躺进被子的时候沈华柔还不能确定,她也还没有习惯与他贴得太近,是以两人中间的被子便豁开一条缝,被子里的两具身体也隔了至少有她小臂这么宽的距离。

还不等她松一口气,外侧的人长臂一捞,她就又被他圈进了怀里。

贺元凌感受到怀里人儿身体紧绷,还有微微的抗拒。

咬牙表示,“睡觉。”

闻言沈华柔只觉得如释重负,确定他真的老老实实睡觉,紧绷的身体才慢慢放松下来。

许氏夜里睡得踏实,沈华柔在第一缕光线照进房里来的时候便醒了。

贺元凌还搂着她,只是从昨晚入睡时自己窝在他怀里的姿势换了背对他的姿势。

他还没有醒,沈华柔轻轻拿开他搂在自己腰间的大手,想着不吵醒他。

“还早呢,再睡会儿?”

熟悉的声音比平日更哑些,唇瓣动作间触在她 后脖颈上,又热又痒的触感使她下意识缩了缩脖子。

也不知道是自己吵醒了他,还是他早就醒了。

“醒了就起吧。”

第11节 小提示:请记录收藏最新网址 (爱久久久) 以便在打不开本站的情况下手动输入网址访问。

贺元凌说还早的话她是信的,贺元凌在早起练功这件事上向来都毅力十足,即便是下雨下雪他也是要起的。

这会儿他还没起,可见是真的早。

贺元凌也刚醒,有点想赖床。

手臂稍微用力将人儿又搂得紧了些,脸埋在媳妇儿后颈上不愿动,也不想起。

沈华柔怕他,赶紧又说,“该起了,路上就要费些时候。”

她怕再躺下去,就不能回去了。

“起。”

声音里多少夹杂着些不情不愿,但贺元凌还是爽快的翻身起床。

三两下穿戴整齐,转头对还在床里磨磨唧唧的人交代一声就大步出门去,“你收拾着。”

沈华柔知道,等她收拾好,他正好练完功回来吃饭,两不耽误。

看着他高大的背影离开,沈华柔心里不由发软,他其实,也有与自己以为的不一样的地方。

从前,确实是她先入为主,忽略了他太多。

马车和物品是早就准备好了的,他们出来的时候贺争已经牵着马在门口等着了。

她以为贺元凌定然是要骑马,前两次他都是骑马,他嫌马车里逼仄坐着也不舒坦。

结果他扶了自己上马车后竟然也跟着进来,然后就老神在在的坐在了她身边。

阳春和玉兰识趣的在外面坐着,还自觉拢了拢帘子。

沈华柔有些不愿意跟他挤在一起,他不在的话好歹能自在些,挤在一处没有话说反而显得尴尬。

“怎么不骑马?”

立马就得到回答,“不想骑。”

他都这样说了,沈华柔也不能再让他出去,但又不知还能说什么。

马车行了一阵,斜靠着的贺元凌上手拉她,“又没外人,你这样端着不累?腰不酸?过来。”

沈华柔想说不累,也想着当谁都跟他一般坐没坐相站没站相?

可她刚张口,就被他一把拉着往他身上倒去,差点咬着舌头。

头顶传来他戏虐的笑腔,“三爷给你当靠垫你就偷着乐吧,当谁都能有这福气?

以后没外人的时候能怎么舒坦就怎么来,何必为难自己。”

反正贺元凌是不会傻到自己给自己罪受,也看不得他媳妇儿这一板一眼活受罪的架子。

刚才没出口的话沈华柔还是想说,贺元凌却又先她一步。

“哼!我知道你要说什么,可歇了吧,我没规矩可比你这诸多规矩的舒坦。”

他一边说着还动手给她调整了个位置,是比刚才舒服了些,可这也不代表她就能接受他的没规矩和粗鲁。

挣扎着想从他怀里出来,箍在她腰间的手臂又紧了些,“别乱动。”

沈华柔不敢动了,她实在太了解某人的混账。

又过了一阵,贺元凌看她还是紧张,便想逗逗她。

“你是回去跟岳父岳母告我状的?告我欺负了你?”

第16章 正经

张嘴就能气人,便就是贺元凌了。

“我何时告过你的状?”

再他的禁锢里挣了挣,终究是没有任何效果,气得沈华柔不住咬牙。

也不跟他客气了,要将以往的委屈都说一说,“你倒还算是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的可恶之处。”

她这一番连嗔带怨的话不仅没有让贺元凌意识到自己的可恶,反而是引得他呵呵笑起来。

沈华柔被他圈在怀里,半张脸贴在他胸膛上,切切能感受到他笑时引发的胸腔震动,与她另一只耳朵听到的感觉全然不同。

“那你倒是说说清楚,我是哪里可恶,又是如何欺负你的?

也理理清楚,等到时候好尽数告与岳父岳母,我也好改正。”

贺元凌本就是逗她,被她那一眼哀怨看得越发开怀,坏心眼儿更甚。

“你要改的地方多了,数都数不过来,你自己好好反省吧。”

当她是什么?哼!

沈华柔不上他的当,明知道他是在戏耍,自然不会上他的当。

但也有一点他说的还算人话,确实是该好好改正。

“真不告状?可见夫人还是心疼我的,肯定是因为这几日我表现甚佳,得了夫人青睐,是以不忍让我被岳父岳母责罚。”

“呸,爹娘什么时候有责罚过你?便是半句重话也不曾说过。”

别的都能任他胡言,但关乎到这种事绝对不行。

“是,夫人教训的是,岳父岳母待我如亲子,我心生万千感激。

所以,夫人可要再对我宽容些?别动不动就万般嫌弃鄙夷。”

贺元凌如何感受不到岳父岳母对他的好,若不是岳父岳母看重他也不会将心爱的小女儿嫁他,更是从未嫌弃过他家门第低。

岳家和善,娇妻如意,他自是有自知之明。

只,媳妇儿不对他挑三拣四就再好不过了。

若不是这几日关系进展得太和谐,贺元凌也不会说这种话。

因为他这些话,还有突然转变的语气,沈华柔猝不及防愣在他怀里。

从前,贺元凌从未对她说过这些话,他是在示好吗?

后来有了女儿雅雅,他是改变很多,可好景不长,还没能好到他们夫妻和睦便又上了战场。

上辈子他们夫妻做成那样,他们都有不可推脱的责任。

贺元凌等了等都没有得到怀里人的回应,忍不住低头想看看她,结果正对上她仰头看来的眼神。

沈华柔也想看看他现在会是什么个神色,是一往的随意,还是如他忽然正经了的语气一般。

贺元凌生了双极还看的瑞凤眼,不笑的时候略微有几分凌厉,笑起来却又似骄阳。

视线对上的一瞬间两人都愣了愣,然后俯看的瑞凤眼笑出上扬的弧度,男人俊到让沈华柔心跳加快。

慌忙低下头,双手紧紧捏着,掩饰着她那一瞬间的慌乱。

“你,你好好的谁会嫌你。”

两世为人,明明都已经不是青涩妇人,竟还是被他这张皮囊引诱。

“呵呵……这可是夫人亲口说的,金口玉言不许耍懒。”

此时贺元凌的心情完全可以用欢喜激动来形容,他媳妇儿羞红了脸的模样怎么看都让他心动。

“嗯。”

看惯了他诸多不正经,这会儿反而是让沈华柔不习惯了,面对突然正经的贺元凌,更不知如何应对。

低低浅浅的应声传来,贺元凌又笑得更肆意。

一边收拾着心绪,沈华柔一边也想着:这时候的贺元凌也不过是十八岁的少年郎,风华正茂鲜衣怒马,欢喜憎恶都随心所欲,他该是也想要得到赞许认同。

车厢外,阳春和玉兰两个丫头听到车厢里时不时有三爷爽朗肆意的笑声传出来,猜也猜得到车厢里的二位主子相处极好。

两个丫头即便是抿着唇也掩住不笑意,互相看了看,最终还是忍不住无声笑开来。

从石桥村到龙泉县城不太远,坐马车一个多时辰便能到,要是平日里贺元凌自己骑马的话,快一些都不用半个时辰。

他们回来并没有提前跟家里说,是以沈家都不知道,门房是看到坐在马车前的阳春和玉兰才认出了自家六小姐回来了。

先是往里喊了声六小姐回来了,才小跑着过来迎接。

贺元凌自个儿跳下车,再回身伸手去扶沈华柔。

阳春已经摆好了凳子,也立在另一边搀扶。

就是停车下车的这会儿功夫,沈府管家沈正已经撩着衣摆跨出门来。

“六小姐和姑爷回来了,呵呵呵……您可真是跟夫人心有灵犀,昨日夫人才在念叨您的。”

沈正是沈家的老人,也是看着府里几个少爷小姐长大,他本来是在前院叮嘱杂事,听闻门房说六小姐回来的话立马着人去正房禀告,他自己也脚不停的亲自出来迎接。

“正叔近来身体可还好?想着是有些日子没回来,正好今日夫君得闲,我们便想着回来看看爹娘。”

踩在实地上之后沈华柔便放开了贺元凌,两手规规矩矩放好。

贺元凌觑她一眼,暗自好笑,呵……自己还能在大庭广众之下吃了她不成。

况且,这都到她家了,她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不过,这声夫君可听的他舒坦。

“好好,容六小姐惦记,老奴一切都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