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男生小说女生小说纯爱耽美

重生回到战神夫君战死前

  • 重生小说
  •   
  • 作者:红妆为君画
  •   
  • 日期:2023.08.27

瞄一眼手里的水壶,再摸一把肚子,索性丢了水壶回床上平心静气的等。

终于,侧间的水声停了,又等了一阵,看到他媳妇儿一身水汽回来。

本就白里透红的脸颊被热气熏得更是红霞一样,贺元凌悄无声息的扯了扯衣襟。

沈华柔看他还没睡,微有些惊讶这,再看到他还披散着的头发又明了了。

她刚在梳妆台前坐下,那边床上的靠坐着的人突然翻身起来。

“大晚上的还抹什么抹,睡了。”

“啊……”

随着贺元凌话落,她只觉天旋地转整个人腾空而起。

到这时候沈华柔还不知道他想的是什么就是真的傻了,难怪他催促自己洗漱,又等这么久不睡。

从梳妆台到拔步床里也就几步路的距离,男人又腿长步子大,下一刻她就被压在了床中间。

一手推着男人的肩头,一手挡他凑近俊脸,“别了,好累。”

他脑子里除了这点事就没别的了,还没完没了。

上辈子他们夫妻不和睦也不是没有这方面的原因,都怪他太贪。

贺元凌等了半天等的就是这时候,想着她今儿心情好,应该是没问题。

是以,即便媳妇儿说不要他也厚着脸皮亲上去。

“乖,不要你累。”

沈华柔才不信他胡说,哪次不是累瘫了,当谁都跟他一样有用不完的精力。

“昨日才……”

“你也说了那是昨日。”

贺元凌再不给她说拒绝的机会,封住她艳红的唇瓣。

其实,沈华柔对此并不喜欢,还有些抗拒。

出嫁前母亲给了她一本压箱底的册子,她翻了几页再不好意思往后翻,后来母亲又说让她只管听贺元凌的就是。

新婚那日的场景和痛苦她不愿再回想,她不想听贺元凌的了,他就是个混蛋。

后来很多次,她都不喜欢。

娇媳妇儿哭着骂他,贺元凌耐心十足一遍一遍轻言细语哄着。

浸着泪水的眼尾有些红,被他粗糙带着茧的指腹摩挲后更红,与艳红的唇互相辉映。

“不哭了,好了,睡了。”

怀里窝着的小娇娇还时不时抽泣,贺元凌不厌其烦拍着哄着。

抽泣声中有模糊的声音,贺元凌不确定以为是听错了,于是凑近了听。

“疼。”

以为是伤了她,惊得贺元凌翻身起来又点了灯检查。

仔细检查一番,还有没有伤。

可睡迷糊的人儿还是喊疼,一碰还颤抖着躲。

是他下手重了?根本就没用力。

虽然心里觉得还是她太娇气了,但贺元凌更心疼媳妇儿,终归是他的原因。

熄了灯上床,搂着人又哄了不知道多久,直到在他怀里安安稳稳睡着后才入睡。

第二日早上是在云峰院单独吃的早饭,贺元凌没急着出门,等着沈华柔起来后跟她交代了明日回家的事有他去跟母亲说,然后才出门。

出门之前凑上去在她耳边轻声问她,“还疼不疼?”

天地良心,他真是关心她,半点儿没有别的意思。

小提示:请记录收藏最新网址 (爱久久久) 以便在打不开本站的情况下手动输入网址访问。

可她呢,扭脸儿狠狠瞪他,那眼神说是要吃他都不为过,还骂他。

“呸!”

贺元凌也没有错过媳妇儿原本白皙的耳朵尖迅速红透的过程,然后被媳妇儿赶着出了门。

“你快走吧。”

一开始沈华柔是没明白他怎么突然问疼不疼,等她想到后只觉得一股热血直冲上头顶,然后炸开了。

不要脸!

幸好阳春他们都避了出去,要是让他们听了去,还要不要脸?

她也不想想,阳春和玉兰作为她的贴身丫头,什么是他们不知道的?

拍了拍发热的脸颊,又用手散风驱热,抬眼看到镜中面颊粉霞眉眼含情的人,沈华柔不禁愣怔,她怎会是这般模样?

被她赶出门的贺元凌说话算话,直接奔着春晖院就来了。

二老早就用过了饭,老爷子提着鸟笼子出门遛弯儿也遛鸟,老太太坐在院子里喝茶。

“娘,跟你说个事儿,明天我带华柔回去一趟。”

要他说,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非就他媳妇儿每次回去都要先来跟二老报备,说什么该有的规矩不能少。

他家就是乡下人,哪来的那些破规矩?也就她做什么都要条条框框,框她自个儿就罢了,还非要连他一起框,活受罪。

孟氏打量了儿子一眼,笑呵呵答应,“你们也有些时候没去过了,是该去看看你岳父岳母,一会儿我让人准备些东西,你们明天一起带去,再带我们向你岳父岳母问好。

对了,既然是去了就多留几天,反正家里也没什么事,让华柔在家多陪陪她爹娘。”

第13章 买卖

谁家闺女出嫁了父母不惦记呢?她也惦记她大闺女,想她时常回来,哪怕只是说说话也好啊。

小儿媳娘家就在县里,回去也方便,她当婆婆的还能不让他们回去不成。

他们家就是小门小户,没这些哪些的规矩,都是儿媳妇儿对他们的敬重。

况且,只要他们小夫妻俩高兴怎么都好。

眼看着这两日小儿子和儿媳妇儿关系缓和了,她看着就欢喜。

前两次儿媳回娘家都是她自己来说的,今儿是小儿子来说,很好很好……

“我已经让贺争准备了。”贺元凌表示。

“你准备的那是你的心意,我准备的是我们贺家的心意,你别管了。”

孟氏没好气的睨儿子一眼,小孩子家家的什么都不懂。

母亲这样说了贺元凌也不再多言,反正听母亲安排就是,礼多总归是没错。

“那就劳烦娘费心了,没事儿我走了啊。”

正事儿说完了,贺元凌也不打算闲坐,他还要进城去。

“你这是又要上哪儿?”

孟氏问他,看他这架势又是要出门。

“有事儿,您歇着吧。”

话说完,人也已经没了影儿。

气得孟氏冲着空空的门口瞪眼,气过也就算了,小儿子也不是头一次这样,这些年过来早习惯了。

贺元凌也不是一直都这样,最开始他会跟家里人说明他出门去干什么,那时他六七岁的年纪,跟家里人说去城里武官学艺,他爹逮着他揍了一顿。

后来更是不许他出门,他只能偷偷翻墙出去。

他说结识了几个朋友,他爹骂他不知上进,尽交狐朋狗友。

他说想要个练武场,就在家里某处,他爹直接让人挖坑种荷花。

这样的事太多了,后来他便养成了不爱说的习惯。

反正家里人的唠叨和老头子的棍棒鞋底子他也都习惯了,还省了他费口舌。

其实今天可以下午再去的,但明天要陪媳妇儿回娘家,肯定一整天都在沈家了,今天他还是要去打个招呼,有些事也要交代。

贺元凌做了十几年的纨绔,没有做出要家里给他兜底的事,也没有伸手找家里要过除了他月例该得的银子,他自是有些自己的成算。

五岁那年老头子送他去学堂,学了半年他就回来跟老头子说不想去,被打了一顿。

反抗不了,还得继续去,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熬着,晒网的那两天就漫山遍野的撒欢儿,大不了又是一顿打而已。

有一次他进城发现了常家武馆,看到里面正在练武的人当时就站住挪不动腿儿,之后只要有空就武馆门口蹲着。

常馆主看他一个小孩儿也就没放在心上,有时候来了兴致还逗他玩儿。

结果,这一蹲就是两年,还跟常家武馆的两个少馆主成了朋友。

儿时玩伴儿一路伴着长大,前几年几个少年人合计做个买卖,倒也能赚个酒钱。

贺元凌骑马到了地方,大道车马行,便是他们做的买卖。

除了他和常家兄弟,还有钱鑫,李坤和杨慕青,郑东生四人。

钱鑫家中是做药材生意的,有些门路,加上常家有人,再李坤和杨慕青在江湖上认识些朋友,他们这生意也就做了起来。

这几日李坤和杨慕青回山上了,钱鑫有事脱不开身,常远威也要顾着家里的武馆,一般都是跟他兄弟常远武下午有空过来瞧瞧,常驻铺子里的就是贺元凌的师弟郑东生。

郑东生是孤儿,小的时候在街上乞讨被师父捡了回来,贺元凌就多了个师弟。

其实贺元凌也只比他先入门半年,机缘巧合下被师父曹十枪看中,稀里糊涂就拜了师。

他们师父自称游侠人送称号曹十枪,具体姓名从未跟他们透露过。

凭借一套家传枪法走天下,这套枪法统共十招,招招都是必杀技。

早些年也有雄心壮志建功立业之心,却苦于没有遇上欣赏他的伯乐,投过主还是以失望收场,关键是适应不了尔虞我诈,便决心孤身走天涯。

在贺元凌他们之前还收过一个弟子,悉心教导三年后分开,对贺元凌他们也是三年教导。

曹十枪虽然只教导了他们短短三年时间,但照曹十枪的话说,该学的都学了。

贺元凌到了就看到师弟郑东生在练下头的人,正所谓三天不练手艺生,尤其是干他们这一行的,出门在外都是脑袋挂在裤腰带上讨命,能不下死手练?

两人对了个眼神,各自做自己的事。

贺元凌今儿是来整理账本的,他们几个中也就他还能干这活儿,全赖他二哥教导。

其实贺元凌也不乐意干这个,但有些细节不能随便请账房先生,也就只能硬着头皮接手。

就他这一手狗爬字,也就这几个比他更不能看的不嫌。

空闲时,郑东生跑进来,额头还淌着汗。

“师哥怎么上午就来了,昨儿不是说下午才来吗?”

观察了一番他师哥的神色,又试探着问,“跟嫂子又吵架了?”

每次师哥早来的原因就只有这一个,有时候没事儿他也来,不是往死里练人,就是拉着他们喝酒,要不就是进山,谁遇上谁倒霉。

而这种情况的前提,就是跟嫂子闹不愉快。

可每次问他怎么回事,他就只有一句:娇小姐太矫情。

新婚那日他们也见过嫂子,一看就是温婉贤慧的大家闺秀。

嫂子可是沈家的小姐,沈家的名声在他们龙泉县谁不夸好?

问题肯定是在师哥身上,他个糙人惹嫂子生气。

贺元凌抬起头来白他一眼,“你就不能想你师哥个好?”

哼,这两天他媳妇儿可好得很,他跟他媳妇儿也好得很。

“前天你不是还惹嫂子生气吗?和好了?”

郑东生就是个直肠子性子,想的什么说什么,没有弯弯心思。

其实,他也在为师哥跟嫂子和好而高兴,正咧着个大嘴乐呵。

结果又得了师哥一记白眼,“就你记性好,前天的事还能记得。”

他也被提醒了,前天早上自己说那话好像是有些过分。

一气之下竟然说不去碍她眼,她是不是又哭了?

想想都后悔,恨不得给自己来两下。

他哪是想跟她分开?巴不得天天都像这两天这般快活。

第14章 话本

“那你怎么上午就来了?”

郑东生表示怀疑,真的不是师哥在强撑?

“明天陪你嫂子回娘家,没空来。”

哼!这回你小子清楚了吧。

“嘿嘿……这个好这个好。

你就该多陪陪嫂子,尤其是回娘家这种事更应该自觉。

对了,可不能空着手去,正好来了城里,一会儿我陪你去置办些东西。”

他这做师弟的可是为师哥操碎了心,谁叫他师哥不省心呢。

郑东生是孤儿,后来有了师父和师哥,再后来师父离开他就只有师哥了。

在这世上他只有师父和师哥两位亲人,至于大师哥,还没见过面。

贺元凌气笑了,随手丢了笔,沾了墨的笔将干净的纸张上晕染出肆意的花纹。

第10节 小提示:请记录收藏最新网址 (爱久久久) 以便在打不开本站的情况下手动输入网址访问。

“你小子是老妈子转世?你看看你师哥我是不是没长脑子?

这种小事要你操心?赶紧滚出去做你的事儿去。”

他这师弟哪儿都好,对他更是没得说,但就是太啰嗦,什么闲心都要操,活脱脱一个老妈子。

得知师哥已经有准备,郑东生也就不再多言,免得师哥又说他啰嗦,留下一句中午吃红绕狮子头便出去忙了。

他们铺子里是管饭食的,专门请了个大婶做饭,主要都是自己人没得再让大家伙儿自己操心吃饭的问题。

又都是些出力干活儿的大汉,天天都要换着花儿样的做肉食,不然哪里撑得住?

现在的日子对于郑东生来说是最满足美好的,都是师父和师哥给他的。

贺元凌是在铺子里吃了午饭才打道回府,走的时候郑东生给了他一个小包袱。

乐呵呵的解释,“我听钱大哥说他妹妹喜欢看话本子,就想着嫂子或许也爱看,于是随便买了几本,你带回去给嫂子无聊的时候打发时间。”

说这么多,还不是都为了师哥。

钱大哥说了,女孩子都是要哄的,每次他惹了妹妹不高兴都是送些小礼物就能哄好。

想来,应该是一样的道理。

这回贺元凌没有再白他,爽快的接了包袱挂在马鞍上。

沈东生没有看到他师兄转过头时暗沉了眼神,再回头对着他,还给了他个赞许的眼神。

“算你小子有心,这回师哥谢你。”

“嘿嘿……”郑东生傻乐,催促着师哥赶紧回去。

回到家发现媳妇儿没在云峰阁,问了下人才知道又大嫂那边耍了,说是家里几个女人都在大嫂那儿。

如此,他也歇了过去的心,闲着无事便随后拿了本话本子,翘着二郎腿躺在他媳妇儿的软塌上打发时间。

翻了几页,讲的是穷书生和小姐的缠绵悱恻。

“嘁,痴心妄想胡说八道。”

也不知道是哪个落魄潦倒穷书生的臆想,大家小姐能随便让他见了去?还背弃家族跟他私奔?

不被小姐家里打死都算他小子祖上积德,哼!怕不是黄粱梦做多了。

就他贺元凌要不是有祖上庇佑,又有中了秀才功名的大哥,能娶沈华柔这个家中做了京官大伯的大家闺秀?

说来也活该他运气好,祖坟上冒青烟才被沈家看上。

当然,也是贺三爷生得风流倜傥玉树临风,自身资本足够,不然他那岳父岳母也不能舍得将娇滴滴的闺女下嫁给他。

这话本子看的贺元凌直摇头,丢了又拿一本。

刚翻了一页他便受惊一般猛得坐直起来,合上书页,又够着头往门外看了看,确定没有人才又躺下翻开继续看。

一边看一遍在心里骂郑东生:臭小子,都买的什么乱七八糟的玩意儿。

骂归骂,看得却格外认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