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男生小说女生小说纯爱耽美

重生回到战神夫君战死前

  • 重生小说
  •   
  • 作者:红妆为君画
  •   
  • 日期:2023.08.27

他不要脸,自己还要脸。

贺元凌瘪瘪嘴,得,矫情劲又上来了。

知道再贴上去她肯定要掉脸子,便老老实实的收了手。

但嘴上不软,“算什么,算正经两口子亲热。

小提示:请记录收藏最新网址 (爱久久久) 以便在打不开本站的情况下手动输入网址访问。

走,回去了。”

第10章 求他

“走路就走路,别靠这么近,好好走你的路。”

沈华柔还是觉得他靠得太近,又睨了他一眼让他分开些。

虽说是在家里,但总有些事是不能随意给别人看的,当谁都跟他一样不要脸皮的。

可男人怎么都不自觉,还一脸无赖样看着她,眼神里就一个意思,我就不。

正好有下人路过,沈华柔要想推他的手顾自紧紧捏着。

呼……罢了,等回去再与他说理。

既然是打算要与他好好过日子,便不能再任由他性子来,不然照着他那德性也好不长久。

贺元凌不接话,也并没有因为媳妇儿的嫌弃而坏了心情,他还惦记着他媳妇儿帮他说话的事儿呢,这些小问题也不是不能接受。

他不傻,自然发觉了从昨日起他媳妇儿就有些变化。

总得来说就是对他不一样了,虽然还是嫌弃,但也不是没有他的好处。

一时想不通原因他也不想深究,或许是有什么事让她心情好,他才沾了光,反正他不打算浪费这么好的机会就是了。

想到昨晚,贺元凌不由眉眼飞扬,今天他可没有喝酒。

沈华柔并不知道身边的人在想什么,但偶尔投来的眼神她都没错过,也估计他不会想什么有用过的。

看他今天心情不错的样子,一会儿与他说什么要求他应该也不会太抗拒吧?

夫妻俩各自心里都打着思量,琢磨着要如何才能让对方点头。

跟在两人身后的阳春除了最初见到贺元凌的时候问好行礼外,再没有多说一个字,更是刻意放慢了两步距离。

尤记得,二位主子刚成亲的那段时间,三爷也是这般无赖。

飞鹤院离他们住的云峰阁不远,其实也就是隔了一堵墙而已,只是大门开的方向不同才要绕路。

这也是为什么他们前夜在自己院子里生了矛盾大哥也知道的原因,都是贺元凌借着酒气大声嚷嚷那几句被大哥他们听了去。

回来看到桌上放了个匣子,挺眼熟,是县里糖煎铺子的外送匣子。

不用说也知道是贺元凌带回来的了,从前他也带过两回。

下一刻某人就开始邀功,“专门给你带的果脯,尝尝看喜不喜欢?”

他一边说着就自觉揭了盖子,还特意推着匣子往沈华柔面前送了送。

沈华柔喜欢甜食,但因为甜食吃多了容易胖平时也不敢多吃,只在实在馋的时候让玉兰做些来解馋。

已经许久没有吃过了,看着面前眼色鲜亮的果脯,还有不断往鼻腔里飘的香甜味儿,沈华柔忍不住捏了一颗尝。

“怎么样?”贺元凌等不住又问了一遍,就等着看媳妇儿满意的神色,再夸上他一句。

看着吊儿郎当斜坐在椅子里的某人,沈华柔便是想夸的话也硬生生咽了下去。

想了想还是说道:“好吃,劳你有心了。”

“就这?”某人明显是不满意。

好歹也要给个笑脸说声谢吧,只一句不咸不淡的好吃有心就把他打发了?

一看他的神色沈华柔也知道他是不满意自己的反应,再想到自己还有话要与他说,便又道:“我很喜欢。”

然后还给了个笑脸,又把匣子推过去让他吃,“你辛苦带回来的,你也吃。”

虽然是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但这也算是有差别,于是贺元凌不再纠缠谢不谢的话。

“我不爱吃这些甜腻腻的玩意儿,你喜欢你留着慢慢吃。”

本就是专门带回来哄她的,她喜欢就行。

知道他确实是不喜欢,沈华柔也不再劝,又捏了一颗吃便让阳春收起来。

“怎么不吃了?”贺元凌问她。

“吃多了容易腻,下午已经吃了些糕点。”

再吃,晚上还吃不吃饭了?

这话之后贺元凌只点了点头,一时间就安静了下来。

沈华柔想着要如何开口,又怕他脾气上来再把这还算不错的气氛弄得乱七八糟。

贺元凌就没有她这么纠结了,离天黑还有两个时辰,他想知道的到时候再问。

再三思考后沈华柔决定还跟他说一声自己后面想回去一趟的事,她是想明天就回的,但孟婧瑶今天才来她明天就走的话怕别人误会。

但她太想尽快见到家人,也顾不得太多,打算后天回去。

“想与你商量个事,后日我想回家一趟。”

她当然能自己回去,也不与他说。

但她若是真自己回去的话,家里又该担心她与贺元凌的关系了。

闻言贺元凌挑了挑眉,笑了。

原来她是有事求自己,难怪她这两日给自己好脸了,还帮他说话。

心里有底后贺元凌完全放松下来,想他陪着去还不是好办得很。

“好啊,一会儿让贺争备些礼,后日一早我们就去。”

顿了顿他又说,“你也有些日子没有回去了,要不要留几天?”

若是能让她再欢喜些,这些小事都无所谓。

贺元凌这样的反应不是不让沈华柔惊讶,她是看着贺元凌的,确定他是想都没想一口答应。

还主动说留几天的话,这更是让她惊讶。

前两回回去他虽没有说什么,但也能看出来他在沈家不自在,这让她如何不惊讶?

她是想多留几天,但孟婧瑶不是来了么,哪好晾着客人多留。

他不用在意这些,自己还能不注意吗?

“不用,就是回去看看爹娘,晚些时候就回来。

你可忙?要实在忙的话下午再来接我便是。”

嘴上这样说,其实沈华柔心里是不这么想的,他能有什么正经事忙?无非就是跟那些狐朋狗友吃饭喝酒耍把式。

不管是真是假,这些体贴的话确实是入了贺元凌心了,甚至还奢望他媳妇儿能一直这样。

好话谁不爱听呢,贺元凌当即就大手一挥,“不忙,什么事儿还能比孝敬老丈人来得重要?”

粗鄙!

沈华柔下意识蹙眉,很快又舒展开来,暗暗安慰自己: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要改变他这事儿任重而道远,急也急不来。

本来是想跟他说说以后在外面不要做轻浮举动,这会儿沈华柔又想着再缓缓,也让他缓缓,等晚上再说。

第11章 邀请

因为孟婧瑶来了,晚上是一家人在一起吃饭。

算起来贺家人也不多,一桌就能坐得下。

二老,加上大哥夫妻俩,二哥没在家便只有二嫂,然后就是沈华柔他们俩和贺淑惠孟婧瑶姐妹俩。

大哥家的两个孩子还小有奶娘带着吃饭,是以饭桌上统共就九人。

贺家平时都是分开各自吃的,各个院子里也都有小厨房,只有来了客人和特殊日子才大家一起吃。

像孟婧瑶这种自家亲戚来玩的,基本都是头一天在一起吃,之后便恢复平日的习惯。

昨日还要对儿子扔鞋底子的老爷子这会儿看在儿媳妇儿的面子上好歹没再骂儿子,但也先给了儿子一个警告的眼神。

他家几代人幸苦才挣下这些家业,他现在老了还不是想儿子们来继承。

老大读书而且已经有了秀才功名,是要走仕途的,老二一心经商,就看不上家里的这些。

到了老三这儿,他一不读书二不经商,还不打算守家业,成日只知道游手好闲无所事事,愁得他头发都白得快。

他当老子的还成了求他继承家业,他还半眼都瞧不上。

瞧不上就瞧不上吧,好歹跟老二一样做正经事啊,十几年了就没见他正经做过什么事,舞刀弄枪打架比划他倒是上赶着。

养他这么大,也就只有在娶妻这件事让他满意。

刚才听老妻说儿媳妇儿下午还主动帮他打掩护,老爷子更是看不惯三儿子了。

被老头子各种看不上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所以在接受到老头子警告眼神的时候贺元凌根本就没有当回事。

一般这种饭他都不乐意吃,十有八九他都要被提出来讨伐,还不如在自己院子里吃得舒坦。

即便是有时候他媳妇儿也嫌弃挑剔他,但好歹是只有她一个人。

坐上桌子贺元凌就只管吃饭,他是养成了吃饭快的习惯,当他两大碗饭都下了肚子时,坐在他身边的沈华柔还端着那半饭碗小口小口的吃。

细嚼慢咽赏心悦目是肯定的,但也看得他心急。

今儿这顿饭吃得还算和谐,饭后一家人坐着喝茶闲聊一派其乐融融,只有贺元凌心急如焚,后头来只觉得屁股下是有针在扎,根本就坐不住。

“天儿也不早了,都回去歇着吧。”

孟氏是怕累着二儿媳妇儿,也是看小儿子坐得艰难。

她还才落音儿,贺元凌直接弹起来,拉着沈华柔就走。

“啊哈……回去睡了。”

不说话谁还能当你是哑巴?就你睡觉!

小提示:请记录收藏最新网址 (爱久久久) 以便在打不开本站的情况下手动输入网址访问。

沈华柔都没脸回头看人,跟着快走几步赶紧出了厅,实在丢不起人。

后面,贺元继想喊住三弟,敢开口还没来得及出声就被妻子拦住。

“我们也回去吧,知勤都困得点头了。”

说着就把怀里正大瞌睡的儿子送到丈夫怀里,她再牵着女儿的手,母女俩齐齐的望着他。

这一番打岔之后贺元继即便是想再喊住三弟也来不及了,那两人已经消失在回廊尽头。

黄氏就是故意打岔,明明人家小夫妻俩正是培养感情的时候,丈夫还去煞什么风景?

这边被贺元凌拉着走的沈华柔,在确定走远了,后面没有人跟上来后立马甩开了他的手。

趁着这个机会正好跟他说说这个问题,“长辈兄嫂都在,你连声招呼都不打就拉着我走,像什么话?”

“娘都说了各自回去,还要说什么?大家不都走了?”

这种小事她也能逮着说教,已经不止是矫情的程度了,根本就是没事找事故意跟他不对付。

捏捏被甩开的手,贺元凌心里也有些不舒坦,直接就回怼。

一听他语气沉了,沈华柔心中警铃大作,若自己硬生生的说他不对,他恐怕就要拂袖而去,或者是与她争吵一番。

总之,都不是她想要的结果。

昏暗的光线里,沈华柔暗暗深呼吸一口气,放缓语气。

“娘是说了,可我们是晚辈啊,离去时打声招呼是最基本的。

况且,在长辈面前拉拉扯扯的也不合适,实在太没有规矩了。”

说完看贺元凌定定的看着她,不说话也不动作,又看不清他的神色并不知道他是什么反应。

许是光线昏暗看不清的缘故,沈华柔心里反而是轻松了些。

“你不是说想睡了吗,我们回去吧。”

她自己不知道她说后面这句话的时候语气有多软多诱人,加上转身的时候看贺元凌那一眼,带着邀请的意味,让贺元凌心猿意马直接将她之前说的什么合不合规矩的话都抛诸脑后。

老老实实的跟着往回走,半声不吭。

他跟着来了,让沈华柔松了一口气,可他不声不响的反应,又让沈华柔弄不清楚到底是怎么个意思。

他这人就是这样,脾气说来就来,有时候都不知道他是为什么发的脾气。

每次他这样的时候沈华柔都宁愿他把脾气发出来,就算是像前天晚上那样大声说她矫情,还嚷嚷着不伺候之类的话,也比像现在这种不说话的强。

只是,他是不是看自己干什么?是打算等回去后再算账?

“三爷夫人回来了,热水都备好了,是现在就……”

玉兰话都没说完,贺元凌不耐烦的打断,“现在就洗。”

酒足饭饱,歇也歇够了,还不睡觉作甚?

玉兰一边应声一边小心打量二位主子的脸色,什么都没看出来,又看跟着去伺候的阳春,阳春对她使了个快去的眼色,她也只能赶紧去准备。

贺元凌大马金刀坐着,就等洗漱。

看了他两眼,确定他是没打算要说什么,沈华柔顾自进了里间。

阳春正在铺床,她自己坐在梳妆台前拆发髻。

没一会儿玉兰就带着人提着水进来,然后是贺元凌招呼玉兰给他准备干净衣裳的声音,再一会儿就有哗哗的水声从侧间传来。

玉兰送了衣裳到侧间外面的屏风处就回来给主子梳头,她满心都是疑惑想问,可夫人和阳春都不说话,她也只能生生憋着。

一切收拾准备好,阳春拉着她告退。

沈华柔静静等着侧间的水声消失,没一会儿贺元凌就披着湿漉漉还滴水的头发进来。

她犹豫着要不要再叫阳春他们进来给他绞头发,贺元凌已经几步到了她身边,香胰子的味道和水气的味道扑面而来。

“我洗干净了,你快去洗吧。”

第12章 不喜

看样子他是用不着自己操心了,更不用谁帮他。

“你累了就先睡吧。”

沈华柔也不指望只今天说一次他就能改了,他能听上一两句进心里就是不错。

“嗯,你快去。”贺元凌还立在她身边,半步都没挪一下。

其实,他并不嫌弃她不洗澡,天天都在家里还要天天洗,哪来的脏?

但她自己还嫌弃,所以还是要等她洗干净。

哼,自己嫌弃自己的,他还是头一次见。

泡在热水里享受的沈华柔并不知道某人还在等着她,就算她知道了也不会加快速度,该怎样就怎样。

关于自家媳妇儿洗漱费时的事贺元凌是有心理准备的,初时他也要绞干湿发,等得也不着急。

等到湿发都干得差不多时,侧间里的水声还没停,他就又些坐不住了,踱步到床边坐了会儿,又起来转到媳妇儿的梳妆台前看她平时用的瓶瓶罐罐。

看了一阵并没有看出来个什么,长得差不多就算了,味道也差不多。

不知不觉转到侧间外,内外就只隔了一扇屏风,透过屏风隐约能看到个人影动作。

她媳妇儿是背对着屏风,根本什么都看不到。

不是没想再进两步直接迈过屏风进去,想了想还是忍了,多的时候都等了,不差这一会儿。

不然,她又要嚷嚷念叨。

要换的干净衣裳在外面放着,白色的小衣上绣了几朵盛开的金黄色菊花,看着活灵活现的。

听着里面的水声,脑子里不由浮现他媳妇儿穿着这件绣了菊花的小衣,圆润白皙的香肩半露着……

贺元凌转身几步回来卧房,拎着桌上的水壶接连灌了好几口。

水是温的,根本不解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