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男生小说女生小说纯爱耽美

重生回到战神夫君战死前

  • 重生小说
  •   
  • 作者:红妆为君画
  •   
  • 日期:2023.08.27

最好啊,等你二嫂肚子里的这个出来了再来,一个一个来,哈哈哈……”

陈氏多有眼力劲啊,婆婆一提她便明白婆婆是要转移话题,就怕表姑娘被三弟妹这些话说得脸皮薄再闹红了脸。

她也是头一回见沈华柔维护三弟,知道是不能再提那茬儿。

“弟妹你就安安心心的该吃吃该喝喝,该跟三弟恩爱就恩爱,当初我进门的时候娘也是这样说,这不,知勤这刚能走我就怀上了,你问问大嫂是不是?”

黄氏向来话少,一是她性格如此,二是她要分心看顾两个孩子。

这会儿被二弟妹提了名,她也表现得从容。

“三弟妹就听娘和你二嫂的,这种事千万急不得。”

就在这时,谁都没想到的是孟婧瑶竟然也恢复了神色主动说话。

“三表嫂问看她们还不如看我,我可一直都是证人,我证明姑母的嘴是菩萨开过光的,她说明年就肯定是明年,你就安安心心等着吧。”

说着她还对着沈华柔眨了眨眼睛,古灵精怪的模样甚是灵动,好似方才的事根本没有发生过。

沈华柔越发看不明白这个小姑娘了,本是已经做好了被记恨的准备,反正她也看自己不顺眼。

可现在,莫非真是她小人心境,误会了人?

不管是不是,正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之后沈华柔再没有说过激的话。

等贺淑惠睡醒收拾了过来,话题已经过了好几个。

晚些时候贺元凌回来,直接就往云峰阁来,结果却是扑了个空,得知是表妹来了,她们都在园子里说话,他便又转头过去。

不成想又扑了空,他到的时候园子里已经散了,沈华柔被大嫂黄氏请去帮着给女儿挑冬衣的花色。

陈氏因为有孕的关系容易累,已经回去休息,孟婧瑶和贺淑惠姐妹俩跟着去了老太太处说话。

贺元凌犹豫是直接回去等人,还是再转去大哥他们那边接人?

去的话,万一被大哥逮着肯定又是一通教训,算了。

往回走到半路,有老太太身边的丫头过来截住了他。

心想,这顿训是在所难免了。

到春晖院外就听到两个丫头嬉笑的声音,隐隐听到提了他。

“三表嫂今日可是让我刮目相看,要不是模样没变,我都要以为三表哥是换了夫人呢。”

“这种话是你该胡说的,也就是你三表嫂度量大不与你计较,往后切不可再胡言了。

要是让你三表哥听了,看他打不打你。”

第8章 发酸

儿子是自家的儿子,再不好也容不得别人诋毁,就算这人是亲亲的侄女也不行。

孟氏虽不是板着脸警告侄女,还是一副慈爱长辈模样,但心里确实不会舒坦。

被姑母说了的孟婧瑶却是不怕,反而更贴着姑母亲热,又是讨好卖乖表示自己的真心。

“姑母该赏我才是,您怎会不知道我一心向着三表哥的,今日说那些也是为了激一激三表嫂,我就是看不得她那副什么都不在意,尤其是不在意三表哥的脸色。

您看,我这一激您不就知道她对三表哥的心意了。

这回啊,您该是放心了吧?

我就说,我三表哥一表人才玉树临风,绝不是一般胸无沟壑的武夫,他有他的抱负理想,只待到时机成熟便会一鸣惊人。

这样魅力无穷的三表哥,三表嫂怎会不上心?

看看,可不就护上了,我还是头一次见三表嫂这么严肃严厉呢,呵呵呵……”

说起来孟婧瑶好有些心有余悸,三表嫂点名问她那一句的时候可是惊得她心肝颤,太有气势了。

现在她一手抱着姑母的手臂撒娇撒痴,一手作势拍抚着胸口,松了一口气的表情一点不作假。

孟氏心里不舒坦归不舒坦,也不是真的就怪罪侄女,就任由她抱着自己,还伸手指点她的额头。

没错,她最担心的就是小儿子两口子的问题,现在被侄女试探出来三儿媳的心,她才真的算放心了。

“是是,就是主意多,鬼精灵。

哎,要是你三表哥跟你三表嫂真好好过日子不再闹腾了,姑母真要好好赏你,但愿吧。”

表姐和娘亲说的话贺淑惠都能听懂,但她怎么就不明白呢,是她又错过了什么吗?

正疑惑着要问个清楚,就听到自家三哥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哟,这是谁来了,进门就听到讨赏,也说来哥哥听听看,要讨个什么赏?”

问是谁来了,他还能听不出声儿来?

刚才他在门外听到在说自己,便存了偷听的心,那些话也都被他听了清楚。

偷听不要紧,可他都听到了什么?

他媳妇儿,竟然护他?是今天帮他说话了的意思?

就算还不知道他媳妇儿是怎么护的他,具体都说的什么话,但只要一想到是他媳妇儿做的这个事,他激动的心情就怎么都抑制不住,恨不得现在就奔去大哥院里亲口问问她。

好歹还有一丝理智在,知道那是绝对不可行的,这才压制着心情抬脚进门。

“三哥回来了。”

才十二岁的贺淑惠是闻着声儿就从椅子上蹦起来,兴奋的往门口小跑来。

她是家里最小的孩子,从小就被哥哥姐姐们捧着宠着,几个哥哥里她最喜欢三哥了,因为三哥不像大哥严肃,动不动就要训她,也不像二哥总是忙到不见人影。

三哥也总出门,但不归家的时候极少,时常都会给她和姐姐带稀奇玩意儿,还不凶她们,三哥最好了。

被小妹抱着手臂,再对上她期待的眼神,贺元凌还有什么不懂的,屈指弹了弹她的脸蛋儿,好笑道:“去云峰阁取吧,给你三嫂留点。”

刚刚才因为别哥哥弹疼了脸而噘起的小嘴,这会儿又笑得合不拢了。

“我就知道三哥最疼我,那我去了。”

跟哥哥撒了娇,又转头跟娘亲和表姐道:“娘,表姐你们等我回来哦。”

待贺淑惠小跑着出去后,贺元凌才上前去在刚才妹妹坐的椅子上坐下。

“娘找我有事?”

虽然是恨不得现在就要问问清楚,但他也要面子不是?

表妹还在呢,并且正一脸坏笑着揶揄的看着自己打量,好似在打量个什么货物一般。

“你这是什么眼神?才一个月不见就认不出哥哥来了?”

小提示:请记录收藏最新网址 (爱久久久) 以便在打不开本站的情况下手动输入网址访问。

因为常来常往,孟婧瑶性子又讨喜,表兄弟姐妹几个感情都很好,说话也随意。

贺元凌见她和母亲交换了个眼神,然后脸人又笑开来,要不是心有准备他还真要为这个眼神和笑多掂量掂量。

哼!他就等着表妹跟他讨赏,接下来可不就有正当理由问了吗。

于是,贺元凌也摆出淡定自若的姿态来,好整以暇的等着。

结果孟婧瑶没说话,是孟氏质问他。

“今儿又上哪儿野去了?昨儿我跟你说的话你听进去没有?

亏得华柔还为你遮掩,你倒是上进上进也让我省省心呐。”

小儿子这些年都没个正经的时候,但也没有像别的纨绔那样做出不妥当的行事败家,正因为这样她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但今天听了儿媳妇儿的话后她不禁反思,是不是她平日对小儿子太不上心,竟不知他在忙什么。

侄女倒是总替她表哥说话,说他有抱负早晚会有作为,但就小儿子的表现来看,她更偏向是侄女在哄她高兴。

“我还能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去,无非就不是什么正经事儿。”

没有直接问的机会,贺元凌琢磨着转个儿弯问。

坐直了身子也收了嬉皮笑脸认真看着母亲,“听了也照做了,赔了半宿不是呢。

刚我进来的时候听到你们说她今儿干什么了?可是跟您告我状呢?”

本来她还在欣慰于儿媳妇儿说的那些话,就想叫儿子过来再敲打敲打他,好让他回去好好待人家,结果看着他这一副死性不改的德性,再一对比儿媳妇儿,她这个当娘的都嫌弃。

要不是手里没个趁手的物件,孟氏真要拿东西丢他。

“哼!你自己听听你这是说的什么混账话?

华柔什么时候告过你的状?便是你干了多少混账事,给了她多少委屈受,她又曾说过你半句不好的话?

我要是华柔的亲娘,我都不能让她嫁你。”

也就是亲娘才能说出这话来,真真是气得她咬牙。

被母亲骂了,贺元凌心里又欢喜又酸,欢喜他娘喜欢他媳妇儿,少了婆媳矛盾,酸他娘喜欢他媳妇儿,他们倒是处得跟亲母女似的,谁当他是亲儿子亲夫君了?

但凡他媳妇儿多给他个笑脸,都能让他心里平衡些。

哎,被骂一通,他关心的正经话一句没有。

第9章 矫情

在边上看戏的某人已经憋不住幸灾乐祸,这还是背着他夸他的表妹吗?

贺元凌连着给她使了两次眼色,结果她都不动于衷,贺元凌气结想行使兄长的权利教训人。

刚才他说那话就是故意激他们的,好让他们主动说。

想倒是想得好,但他们偏偏都不如自己的意。

现在他心里跟有猫抓似的,难受。

“您说的都对,您儿媳妇儿都好,就我不好。

我现在就回去谢谢她去,行不行?”

其实,贺元凌是坐不住了,想立马就知道今天发生了什么事。

反正他也看出来了,母亲找他来除了要骂他这一通就没别的话说了。

一听他说要走,孟氏当即就挥手让他去,半点儿要留他的意思都没有。

“走吧走吧,也被别在我这儿碍眼了。”

得,这是真打算吊着他的心啊。

贺元凌也不问了,起身就走,他急着去大哥那边接人。

等他出了院子门后孟婧瑶才问姑母,“您怎么不告诉三表哥,看他那急得都慌了腿儿了,巴不得多长两条腿出来。”

孟婧瑶够着脖子往外头瞧,孟氏并没有发现她眼里一闪而过的失落。

再回头来,她已经收拾好心情,依旧是机灵可爱又贴心的小外甥女。

孟氏呵呵笑着摇头,“便是故意不告诉他,让他着急去。

他越是不知道越是想知道,等忍不住自然会去问。”

至于到时候是问谁,那都是他经过抓心挠肝之后的。

哎,当娘的是为他操碎了心。

之后她又拉着侄女的手感叹,“华柔是大家小姐出生,她爹娘也教导得好。

嫁到咱们家来不仅没有端架子看不起谁,还愿意在这乡下地方待着,对我和你姑父也恭敬孝顺。

可偏偏她和你三表哥……哎,夫妻过日子啊,得慢慢磨合。

这么好的孩子,是委屈她了。”

孟婧瑶对这个三表嫂其实也不怎么喜欢的,长得是好,娘家也好,但就是给人的感觉太清高太好了。

尤其是对三表哥,完全看不出来有半点上心的地方。

她就是故意在她当面说那些话,从前她听了不仅是不反驳,反而还隐隐露出嫌弃的神色来。

再如何她也是三表哥的妻子,三表哥纵是有什么地方让她不满意了,也不改在众人面前就嫌弃三表哥啊。

今天她又对三表嫂有了新的改观,若是她能一直都这样,自己也不是不能接受。

别人都说三表哥纨绔粗鄙不思进取,可她看到的三表哥却是刻苦努力,即便别人都贬低看不上他,他也十几年如一日的坚持练武。

都说十年寒窗苦读幸苦,练武难道又轻松了?

贺元凌在路上遇到取了东西回来的贺淑惠,“淑惠,你三嫂回去了没?”

要是已经回去了,他就不用再跑一趟。

手里捧着煎果匣子的贺淑惠笑着摇头,“没,只有玉兰姐姐在。”

她扬了扬手里的匣子,笑得更灿烂,“谢谢三哥。”

贺元凌也笑,“要谢三哥,那你跟三哥说说看,我没去的时候娘和婧瑶说什么说得那么开心?”

面前这不是现成的解惑人么,贺元凌当然不能放过。

回应他的是亲妹妹迷茫无辜的大眼睛,她还摇头,“我也不知道啊?

哦,说三嫂护着你,别的我就不知道怎么回事了,本来我正打算问的,你就进来了。”

所以,还怪他了!

贺元凌有点后悔,早知道是这样他就该再听会儿墙角再进去,现在后悔也来不急了啊。

贺淑惠也在后悔,早知道她就该早点起,不然也不会错过。

确定在妹妹这儿也问不出什么来,贺元凌只得嘱咐她好好走路,别再连人带吃食一起摔了,从前她也不是没摔过。

到了大哥的飞鹤院他没进去,也不让人通报,就在门口等。

飞鹤院内,贺元继在书房内读书,他是打算明年下场的。

沈华柔与黄氏一起选定了花色后也打算回了,她知大嫂请她来不仅仅是选色这么简单,也是有心要与她亲近。

上辈子也是这样,大嫂顾着贺家每一个人,做到了长嫂的责任。

回想起上辈子,在她最艰难的时候也是大嫂陪在她身边劝慰开解她,还有芷菁和知勤两个孩子围在她身边逗乐。

到最后,她亲眼看着芷菁落的气。

十几岁更是姑娘家最鲜亮的年纪,那些押送的畜牲……

他们拼命护着芷菁,却也没护着,大嫂撞在那些畜牲的刀口上,到死都不能瞑目。

离那个时候还有十几年,即便是现在她想查想预防也什么头绪都没有。

就是朝堂上,现在也不知道是个什么形势。

急也急不得,只能等明年大堂哥回来省亲祭祖的时候,看看能不能有些蛛丝马迹。

一只脚刚跨出飞鹤院门腰就被圈住,下一刻后背便撞上一堵坚硬的墙。

“呵!”

突如其来的情况惊得沈华柔下意识出声,待耳边传来熟悉的声音她才放心,但胸口也跳得厉害,一时平复不下来。

“是我。”

“呵呵……瞧你那点儿胆子,在自家里还能有歹徒不成?”

贺元凌圈着人软腰的手臂不放,低头将下巴往人肩膀上放,却被不客气的推开。

“放开。”神色语气又冷又严厉。

被又惊又吓,他还做出这等轻浮举动,沈华柔能有好气给他才怪。

贺元凌讪讪的放开手,还又得了媳妇儿一记白眼,那娇嫩白皙的手“啪”拍在他手背上。

“好心来接你,都等你半天了,你就下得狠心这么对我。”

他是皮肤黑,但也能看出来被打出了红心,可见她是用了力。

他还委屈皱眉怨气重重,气得沈华柔又剜了他一眼,“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

再说了,自己可有请他来接来等?

贺元凌心情好,又贴上去,“什么地方,自己家里,我抱我媳妇儿还有谁说不能不成?”

“这是在大哥院门口,即便是不会被大哥大嫂看去,院子里来来往往也都是人,被人看了算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