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男生小说女生小说纯爱耽美

重生回到战神夫君战死前

  • 重生小说
  •   
  • 作者:红妆为君画
  •   
  • 日期:2023.08.27

先前阳春进来看过几次,看夫人睡着都不敢出声扰了夫人,又惦记着夫人饿着肚子,更不敢离开,就一直守着。

这些日子夫人总是睡不安稳,眼下都是青黑的,今儿好不容易睡熟了,她心里也心疼夫人。

沈华柔在阳春的搀扶下坐起来,只觉得头还有些昏沉沉的,想来是因为睡得太久。

明明才觉得刚睡着,竟然就已经睡了大半天,她是真的迷糊了。

记起阳春刚才说贺元凌回来了,这回他回来的时辰跟上次差不离。

她记得上次贺元凌回来后并没有到正房来,直接去了偏院,之后的一个多月里他们即便是见了面也没有正经说过话。

既然是决定了要改变,那就从现在开始吧。

“三爷现在在哪儿?”

“奴婢听玉兰说三爷回来后被老爷叫去,现在应还在老爷那边,奴婢这就让人去春晖院守着,三爷一出来就请三爷回来?”

阳春满心都是想着二位主子能赶紧和好,只要夫人点头她就立马着人去等着三爷。

从前阳春也只这样,但她总是拒绝,在她看来她主动去寻贺元凌岂不是气矮了么,凭什么是她要先主动?

是她辜负了阳春的良苦用心,总是要争这一口闲气。

到后来,人都不在了,她也没得争处了。

在阳春小心翼翼期待着的眼神下,沈华柔轻轻点了点头,同时看到阳春眉眼带笑,欢喜着应话,“是,奴婢这就让人去。”

不想听她再说宽慰安抚自己的话,沈华柔又道:“多备些热水。”

是为了一会儿贺元凌回来洗漱的,她是真的不能接受他一身酒气,还混杂着汗味儿。

虽然是入了秋,天气还是有些热,至少好要一个月才能彻底凉快下来。

顿了顿又叮嘱阳春,“饭也备着吧。”

阳春欢喜的应了话退出去准备,夫人的意思她当然清楚,热水是专门为三爷准备的,晚饭也是备了要与三爷同用,所以这是要和好了。

二位主子成婚半载,赌气的时候比亲亲热热的时候还多,希望这回和好了可别再生气了啊。

她作为夫人的贴身奴婢,她的心自然是向着夫人的,但她作为旁观着也看得清楚,其实二位主子都是有心的,大多数时候三爷想跟夫人亲近,又因为说话不直,总是惹恼夫人,再生嫌隙。

阳春出去后沈华柔自己对着梳妆台理着发髻和衣衫,都整理好了,心却是不能平静。

时隔八年再见贺元凌,不,贺元凌战死前他们已经有一年多不曾相见了,算起来差不多十年未见,她心中止不住的慌乱忐忑。

要说没有想过他,自然不是。

浅浅的涂上一层唇脂,镜中的人立马增添几分艳丽,定定的看了看,沈华柔又将唇脂擦干净,现出原本浅粉的唇瓣颜色。

心想:就这样吧,也算是老夫老妻了,没得慌什么劲?

贺元凌进家门就被老头子喊去,他就知道老头子找他没有好话说,果然被他猜中。

贺老爷子抬手指着打小就没个正形的小儿子,“你看看你像什么样子,站没个站相坐没个坐相,整天就只知道往外头跑,没正经事做你就给我收租去。

昨儿你是不是又喝了酒回来犯混?我打不死你。”

老夫人孟氏眼看丈夫就要弯腰脱鞋,立马给了丈夫一个警告的眼神,将话接了过来。

“华柔多好的孩子,温婉贤良对我们也孝顺恭敬,你敢犯混欺负人,娘也不饶你。

就你那又臭又硬混账脾气给我好好改改,一会儿回去好好跟华柔道歉,不许再犯混。

听到没有,你说话?”

对小儿子的脾气孟氏也头疼得很,从小就说了劝了,丈夫也打了,但就是比驴还犟,真拿他没办法。

小儿媳妇他们是千般万般满意的,偏偏儿子狗德性,小两口总是过不好,他们当长辈的愁都要愁死了。

贺元凌淡淡哼出一声来,他还觉得委屈呢,每次都是教训他,都是他不对,在他们心里儿媳妇就怎么都是好的。

他不怕老头子的鞋底子,但不敢惹母亲掉眼泪,只能老实应话。

“我知道了。”

至于老头子说的收租,爱谁去谁去,他可不去。

儿子每次都是这样说,但还是不改,孟氏再要说话却被儿子打断。

“二老要没有别的事我就回去给你们好儿媳道歉了。”

说完他就转头要走,孟氏还能再说什么,只能叹气让他去。

转头瞪向身边还怒气冲天的丈夫,重重哼道:“你当他还是几岁?

他长大了,成亲了。

还能动不动就训,就打?”

面对老妻,贺老爷子忿忿难平又不能发火,只丢下一句:慈母多败儿,气鼓鼓离开。

从春晖院出来就看到他们云峰阁的小厮万米和跟在他身边伺候的贺争凑在一处嘀嘀咕咕,下意识他以为是云峰阁里有事,不然万米这小子怎么来了。

看到他出来,不等他问万米就嬉皮笑脸跑过来。

“三爷,阳春姑娘着小的特特过来等您。”

别的不用多说,他也不知道别的。

但贺元凌和早已经知晓的贺争却是心情不同,贺争嘿嘿笑着上前来给主子道喜。

“定是夫人请您,您快回去吧。”

他作为三爷的贴身小厮,二位主子的事他还是知晓一些的,今儿一天主子都黑沉着脸,训人的时候也是下了狠,训得那群小子鬼哭狼嚎,嗷嗷的。

还不都是因为夫人,三爷在夫人那儿受了气,心里不舒坦拿他们撒气呗。

这会儿,瞧主子上扬的嘴角弧度,呵呵……

小提示:请记录收藏最新网址 (爱久久久) 以便在打不开本站的情况下手动输入网址访问。

贺元凌一听是阳春让万米来的,也觉得肯定是他媳妇儿的意思

但心里也嘀咕:她这是又要做甚?是喊他回去再嫌弃他这嫌弃他那的?还是为早上的事要跟他如何?

哼!就她那矫情性子,她喊自己回去,还能是轻言细语跟他认错服软不成?

到了云峰阁正房门口,阳春和玉兰两个大丫头看着他笑盈盈的行礼,“三爷回来了,夫人在里面等着您呢。”

阳春她们对自己笑都是常态,他媳妇儿这两个丫头对他向来恭敬有礼,但是这话却是让贺元凌心里打突突。

她等着自己?算哪笔账?

爷们儿顶天立地还怕媳妇儿?贺元凌这么想着便抬步进了门。

他媳妇儿就对着门口端坐着,见着他竟没有冷脸相迎!

“回来了,先去洗漱吧,水都备着的。”

他媳妇儿虽然没笑,但对他语气里不仅是没有阴阳怪气的嫌弃,竟然还能听出几分温柔来。

这下贺元凌心中更是忐忑不安,突突的跳得厉害,他甚至想退出门去看看太阳落在哪边?

第4章 粗鄙

揣着满肚子疑惑的贺元凌还是老老实实去后面洗漱,正是因为矫情媳妇儿今日的反常,他还比平时都洗得更仔细,洗完又检查了一遍,再三确定身上没有酒气汗味这才换上干净的衣衫出去。

出来就发现晚饭已经摆上桌,竟有他爱吃的松鼠桂鱼,正正摆在他顺手的地方。

而他那好媳妇儿,原本是端坐着看书,这会儿放下手里的书破天慌给了他一个正眼。

不是面无表情的看一眼,就是很寻常的看他,难得啊。

从进正房的门看到他媳妇儿的那一刻起,贺元凌心里就没平静过。

“用饭吧。”

时隔多年再见他,沈华柔也不知道要如何面对他。

明明是想好的要改变,可一时间就要她变成另一番模样去与贺元凌相处,她也是做不到的。

能这样心平气和的与他说话,已经是沈华柔再三调整过心情了。

“嗯。”

在贺元凌这一声看似平淡的回应之后,两人都没有再说别的,各自落座。

贺元凌是打算以不变应万变,是她主动让人去请自己的,她肯定是有事,那自己等着就是。

倒要看看,她这又是要做甚?

立在一边伺候的阳春都要替两位主子急出白头发来了,虽说是食不言寝不语,但哪家新婚夫妻连个眼神交流都没有的啊?

话在舌尖滚了几次,终于还是说了出来。

“今儿的桂鱼可新鲜了,下午送来的时候还活蹦乱跳的呢。”

阳春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沈华柔如何不明白她的用意。

沈华柔倒是不介意动手给他夹菜,好歹是夫妻一场。

看着碟子里他媳妇儿用那双白皙娇嫩的手亲自为自己夹的鱼,贺元凌不由又狐疑的看了他媳妇儿一眼,正正与他媳妇儿看来的视线对上。

她是在笑吧?

他媳妇儿虽然有诸多矫情,但模样属实是好看得紧,粉面桃腮肤如凝脂,娇柔柳腰盈盈一握,比她精心细养的芍药花儿还美,又娇又美。

特别是眼睛,含着泪儿看他的时候尤为勾魂。

便是现在,只微带着些笑模样,也勾人得紧。

就在他恍惚的瞬间,沈华柔收回视线继续吃饭。

在与贺元凌视线对上的时候,她也不由心跳加速,只能吃饭来掩饰。

桃花眼低垂下来,视线飘忽不定,自己也不知道在看什么。

偏偏就是这样,却给人似羞带怯的模糊感。

直到面前的碟子里就多出来一块鱼肉,剔过刺的。

男子清朗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今天的鱼肉确实新鲜,你尝尝。”

沈华柔尝了,确实鲜嫩无比。

看她吃了鱼,贺元凌只觉得憋了一天一夜的闷气都烟消云散,于是又好心情的给她夹。

“你自己吃,我够了。”

待贺元凌又要给她夹第三次的时候,沈华柔出声阻止。

鱼是好吃,但她晚上向来不多食,更是以清淡为主,已经吃了两块,比平日里都吃得多了。

贺元凌夹着鱼肉的手在途中转了道,放在了自己碗碟里。

睨一眼从头到尾都细嚼慢咽的人,嘟囔着表示,“瘦得就只剩那点儿肉了,还不多吃两口。”

闻言沈华柔并没有在意,但注意到他的视线时却忍不住瞪人,更气恼得红了脸。

真真是吃都堵不住嘴,粗鄙。

被媳妇儿瞪了的贺元凌此时心情好得很,他又没胡说,都是实话。

立在边上伺候的阳春尽量将自己当摆设,非礼勿视非礼勿听。

沈华柔有晚饭后消食的习惯,就怕晚上积食。

刚成亲的时候贺元凌还会陪着她在院子里走两圈,有时候不愿动弹就坐着看她走,后来两人闹了不愉快他便不陪了,甚至有时候很晚才回来。

今天因为那块鱼肉贺元凌心情好,自然是陪着慢走消食,即便期间两人都不说话,也挡不住贺元凌暗自琢磨。

到了该歇的时候,贺元凌跟着回来正房,沈华柔也不撵他,就当是早上那事没发生过。

因为回来后就洗漱过了,贺元凌只简单的漱过口就先上了床。

也不睡,慵懒的靠在床头看他媳妇儿坐在梳妆台前忙碌。

成亲之前母亲赶着他去被人相看,他心头实在不服气,等见到人后他立马觉得来得好。

虽只是远远的看了一眼,但他贺三爷眼珠子多尖,只一眼就能看出他媳妇儿的美。

那日风和日丽,阳光照在他媳妇儿那张俏脸上,他媳妇儿白得晃眼。

洞房的时候他再细细的看,果真是白。

官家闺阁里娇养出来的娇小姐是不同,按照他娘说的,要不是祖父跟贺家祖父有同窗情谊,他可入不了沈家挑女婿的门槛。

别的不说,还是要感谢祖父。

虽他贺家也不算太差,有些家产,勉勉强强算得上耕读传家,他贺三爷也生得风流倜傥要本事有本事要模样有模样,但可不是随便哪家小姐都能有他媳妇儿这般娇美可人。

身后的视线实在太灼热,想不在意都难,沈华柔被那道视线看得更不自在。

该收拾的都收拾了,再磨蹭不下去,只得起身往拔步床里走。

贺元凌屈着腿给她让出位置来好让她进到床里面去,沈华柔背对着人脱外衣,并没有看到贺元凌三两下放下幔帐。

紧接着,一具火热的身躯便贴了上来。

这个熟悉的宽厚的胸膛,久违了。

阳春和玉兰两个丫头守在门外等着主子传唤,担忧了两天的心总算是落到了实处。

夫人爱干净,这节气虽说是入了秋,但还是有些燥。

果然,三爷轻声传她们送水进去。

与往常一样,送了水就得三爷让她们回去歇息的话。

隔着幔帐看不大清拔步床里的情形,只模糊看到高大的人影走动,几次水声后高大的人影走到床边坐下。

若有似无的嘤咛,略微带着沙哑的哄人低语。

贺元凌是能主动伺候谁的?

活了十八年,除了主动为爹娘奉茶,哄母亲的时候捏拿捶肩,再让他心甘情愿主动伺候的人也就只当下窝在他怀里委屈着噘嘴皱眉哼哼的人儿了。

第5章 太瘦

神清气爽心情舒畅,贺元凌大早上起来觉得鸟叫都比平日里悦耳。

照例打趟拳活动筋骨,回来看媳妇儿还没醒,虽然是觉得有些遗憾,但也没舍得叫醒人。

要不是今儿还有事,他是不想出门的。

都到了大门口才突然想起来,昨天母亲要他回去道歉来着,完全就忘了个干净。

但看他媳妇儿的反应,应该是已经没生气了吧?

骑马跑到半路上时贺元凌又想起来这个事,琢磨着等回来的时候给他媳妇儿带个什么东西,全当是哄哄她了。

说她瘦还不服气,也就胸前还有点肉,必须得补。

贺家在龙泉县虽是名声不显,但在石桥村附近却有些美名,都是贺家三代人累积出来的。

贺家在贺元凌祖父那一代时只算是小有家产,家中有些良田做底。

贺元凌的祖父本也是读书人,却是意外伤了腿才被迫断了科举之路,后便一心教导贺元凌的父亲他们兄弟三人。

不成想一场暴雨之后长子被压泥石流下活活闷死,幺子也染了风寒导致身体孱弱。

唯一健康的二子,也就是贺元凌的父亲,却不是读书科考的料。

贺家祖父倒是想得通透,干脆就在石桥村办起了村学。

老爷子科举不行,但好歹是读了书脑子也还灵活,幸苦半辈子也让贺家在当地成了有些好名的乡绅,能靠收田租过上吃穿不愁的日子。

老爷子对小儿子是恨铁不成钢,说不到三句话就要气得吹胡子瞪眼睛,但为人和善乐善好施。

修桥铺路不说,又扩建修葺了村学,更是出银支助了好几个家里实在困难的学子,其中有一个叫但学义的学子在前年中了秀才功名。

小提示:请记录收藏最新网址 (爱久久久) 以便在打不开本站的情况下手动输入网址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