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男生小说女生小说纯爱耽美

重生之巨星不落

  • 都市重生
  •   
  • 作者:缘何故
  •   
  • 日期:2020.12.04

  “戚大神怎么会来!?”
  “沈青这家伙深藏不露啊,居然认识戚大神!”
  “切,搞什么啊,那么大的腕还要来和我们这些小虾米搏版面……”
  “就是就是,早知道他要来……我就……”
  戚安然低头听着,走到前面,直到戚不复停下步子伸手把他拦住之后才呆呆抬起头来,戚不复皱着眉头低斥:“心不在焉的搞什么东西!不想来就回家去!”
  “对不起,”戚安然勾了勾嘴唇,掩饰住自己眼里复杂的情绪,迎面看向站在不远处的季歌鹤:“你好。”
  季歌鹤微微点头,近距离观察时,他的疲惫几乎是无所遁形的,脸色苍白的像是鬼,眼睛里密密麻麻的都是红血丝,显然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好好休息过了。
  戚安然冷笑,想必季歌鹤和陈子然的恋情,并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顺利呢。
  面前这个人这一刻几乎是完全陌生的,初见时那个满腹梦想怀揣着憧憬的青年早已迷失在了娱乐圈这个深渊中,留下来的,只是会为了自己的前途不择手段的,陌生的季歌鹤。
  “戚大神,”季歌鹤有点慌乱地看着戚不复,他只不过是个刚刚开始走红的小偶像,和戚不复这种已经站在金字塔顶端的人物不该有任何交集,没有人邀请戚不复,但他却理所当然的来了,他认识青?“您怎么会来?抱歉……”
  季歌鹤虚弱地喘息了一下,扶着额头靠在墙壁上,眼神黯淡,“我会另外找人招待您,青如果知道连您也来了,一定会很高兴的……”
  这幅失态的样子让戚安然狠狠地吃了一惊。
  季歌鹤恍恍惚惚地对站在戚不复身后的戚安然点头:“你好。”
  戚安然愣愣的看着他。
  戚不复仅仅是瞥了他一眼,随后就目中无人地从一旁的花盆中采了一株素净的白菊,上前去放在了案面上。
  戚安然这才反应过来,眼神复杂地对季歌鹤伸出右手:“……你好。”
  他习惯性的牵起一个笑容,却不料季歌鹤脚下猛地踉跄了一下。
  戚安然有点担心,季歌鹤的脸色白的像是死人,他难免升起一点担忧,于是上前想要扶一把,却被季歌鹤慌乱的躲开。
  季歌鹤摆脱他的好意,仓促地后退了两步,不敢看戚安然的眼睛,轻轻地摇着头:“抱歉……”
  戚安然冷然地开口:“你还好吧?”
  季歌鹤点了点头,恍惚地四下张望一眼,急促的喘息着,最后盯着地面:“对不起……我还有点事,先告辞了。”
  说完之后,他没等戚安然回答,仓皇地扶着墙壁离开,背影无措慌乱。像是见鬼一般。
  青……
  那个笑容……
  季歌鹤摇着头,目无焦距地倚在墙上,双膝发软,左胸空空荡荡,就像埋藏着深渊般干涸了的井,深不见底。
  他扶上自己的胸口,大口深呼吸了一下,从口袋里掏出一瓶小小的药丸倒入嘴里干咽了下去。
  身边忽然被递上一杯水,季歌鹤愣了一下,随后看了过去,陈子然穿着一身鹅黄色的运动服戴着棒球帽,大大的蛤蟆镜架在鼻梁上。
  季歌鹤皱起眉头:“你怎么穿成这样?”
  陈子然端着水杯的手颤了颤,随后紧紧地抿起嘴,一把将蛤蟆镜扯了下来,圆圆的猫眼里全是愤怒:“季歌鹤!你够了没有!?”凭什么,他又不是来参加葬礼的,凭什么要穿的黑漆漆?
  季歌鹤深吸了一口气,觉得自己眼前发晕,却不想和陈子然起争执,只好站起身扶着花坛的边缘,想要离开。
  陈子然却两步跑上前拦在他面前,直直地看着他,委屈的声音都变了:“又不是我的错!你干嘛对我这个态度?季歌鹤,你是我男朋友!沈青早就和你没关系了!”
  季歌鹤疲惫地叹息着,拨开他,声音有气无力:“橙子,你现在别来烦我,外面已经够吵了。你不是还有新专辑要录吗,快回去吧。”
  “我偏不!”陈子然一把扯住季歌鹤的衣领拽到自己面前,咄咄逼人地追问着:“我就是想知道你要搞什么飞机!当初是你自己说的,你对沈青没感情!现在你不是在打我脸呢么?沈青的丧事跟你有什么关系啊?悲痛欲绝的样子我看了就烦!你到底什么意思?你还喜欢那个丑八怪!?”
  “陈子然!!”季歌鹤听着陈子然的挖苦,眼神顷刻犀利起来,配合着眼眶里的血丝显得无比狰狞,一把扯下陈子然拽着自己衣领的手,季歌鹤压低了嗓门儿低声喝道:“你够了没有!这里是什么地方?你还想胡闹到什么时候!”身后就是来参加葬礼的宾客,这里是沈青最后安息的地方,如果自己和陈子然的争执被人发现,一定又会是一场混乱。
  他狠狠地瞪了陈子然一眼,越过他大步的想要离开,陈子然却在他身后冷冷的再次出声:“季歌鹤,你胆子肥了啊?还从来没有人敢这么和我说话呢,你身上的西装,你的车你的房子是谁给你买的你是不是忘了啊?”
  季歌鹤脚步一顿,片刻后,再次迈动,疲惫的声音背对陈子然传来:“行了橙子,你不要胡思乱想的,我还有点事情,有话咱们晚一点再说吧。”
  “……操!”
  陈子然愣愣的看着季歌鹤离开的背影,气的一把将眼镜摔在地上,“真他妈犯.贱!”
  撩了一把自己垂到额前的头发,陈子然气呼呼地盯着屋顶看了一会儿,朝地上唾了一口,才翻着白眼走了。
  ***************************************************************************************************
  因为是影帝的弟弟,戚安然的出现也很受关注,这个不涉足演艺圈,却偶然会在八卦杂志上出现的身影众人并不陌生,戚安然低着头躲避着众人的目光,刚刚余光处,他看到陈子然出现在后堂与季歌鹤拉拉扯扯。
  真是够了,老好人也要被他们搅出火气,这里是灵堂!要是自己真的死了,这两个人不怕冤魂索命吗!?
  “哥……”
  戚不复送了花回来,戚安然拉了拉他衣服的下摆,小声的说:“我有点累了,哥,我们回去吧?”
  戚不复盯着他看了一会儿,抬手摸了摸他的额头,然后像摸到了垃圾似的很快缩了回来,皱着眉头一脸厌恶:“说了叫你不要出来你偏要跟着,除了捣乱派不上一点用场!”
  他这样说着,手上却捻了捻,感受到指腹间确实是湿漉漉的汗水,戚不复在心里暗骂——
  ——自作自受!
  一块手帕被丢到头上,戚安然茫然地伸手拿了下来,蓝黑格子图案,比一般手帕要厚一些,还没等他搞明白,手就被戚不复抓着粗鲁地盖在额头上。
  “擦一下你的脑门!”戚不复好像很生气,“真是丢脸!蠢死了!”
  戚安然被手帕盖着脸,忍不住笑了起来,在额头上擦了擦,他顺手将手帕塞到了自己的口袋里。迎上戚不复隐带威胁的目光,戚不复心情颇好地笑了起来:“好了哥,不要闹别扭了,我好累,咱们回家吧。”
  戚不复从鼻子里哼了一声,看了眼灵堂之后,毫无留恋地转身离开。
  戚安然低着头,虽然笑着,脸色却一如既往的苍白,他走到门外,最后看了眼高高悬挂在那里的男人遗像。
  “呵……沈青……”戚安然怔怔的笑了起来,垂下眼睛,盯着自己的手心。因为拍武打戏而留在虎口的一道长长的伤疤,从此再也不属于他了。
  戚安然叹息一声,幽幽的对着空气告别,“再见,沈青。”
  他说完,转过身去大步追着戚不复的脚步离开,火红的发在空气中划过一道嚣张的弧线,锋利而决绝。
  灵堂内,刚刚从后堂走出来的季歌鹤怔怔的看着大门处戚安然离开的方向,眼神茫然。
  那样的笑容……那种感觉……
  青?
  季歌鹤回过神,抚着胸口剧烈地喘.息了片刻,忽然伸手毫不留情地甩了自己一个耳光。
  ——开什么玩笑!逝者已逝。
  沈青已经死了,就躺在墓穴中冰冷的骨灰盒里。
  季歌鹤一遍一遍重复着这个事实,眼神逐渐变得冷寂。


☆、第六章

  房间内很昏暗,键盘滴滴答答的敲击声尤为清晰。
  惨白的银幕光芒照出床上露出的脑袋上,那头鲜红色的碎发。
  大病之后越发瘦弱的戚安然整个人窝在被子里,空调打的很低,他把键盘和鼠标放在被子里,懒洋洋的浏览着版面。
  《功勋》的炒作一刻也没有停止过,虽然只是开机不久,网上却铺天盖地都是它的消息,什么原定主演沈青离奇死亡啦,什么新任主演陈子然现身沈青葬礼啦,各种男女配角的潜规则新闻。
  戚安然嘴唇哆哆嗦嗦的,却无法克制自己闭上眼睛。
  他无法强制自己不去在意《功勋》。
  那部人生中第一次得到主演角色的电影,沈青倾注了所有曾经的剧本都不曾有过的心血,每一句台词,每一个场景,都在脑中有着清晰的刻画,他甚至能够模拟自己在片场时可能会有的临时发挥、口误、走位、还有影片出来时,首映后观众的喝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