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男生小说女生小说纯爱耽美

人类被抛弃后我修仙回来了

  • 玄幻科幻
  •   
  • 作者:砚玄
  •   
  • 日期:2023.07.03
《人类被抛弃后我修仙回来了》作者:砚玄
文案:
被人工智能取代的旧人类被抛弃到了荒星,文明退化为原始状态,濒临灭绝,饥寒交迫
直到这天捡到一个格外好看的天外来客。
青致道君努力克服社交恐惧:“我是你们的祖宗,我修仙回来了。”

——论一个社恐如何展开复兴大业?
青致掏出小本本,假装有系统:
》主线任务:仙法基建(0/1)
》支线任务:全民修炼(0/1)
》史诗任务:旧人类的复仇(0/1)
【——无法完成任务就要穿女装哦!】

兢兢业业做任务的青致觉得他太难了
唯一值得安慰的是,他捡到了一条可爱的小眼镜蛇
作为眼镜蛇爱好者,青致果断就把它宠上了天
然而他并不知道,这蛇……是假的。

幽·暗影至尊·隐觉得他也很难
他本来只是假装成一条小眼镜蛇蹭吃蹭喝,顺便观察一下沙雕人类的迷惑行为
观察着观察着,他发现这个沙雕人类可爱,想……

然而,一旦青致发现他是一条假蛇,他就只能想桃子吃了
幽隐笑容苦涩
——不!不能翻车!
今天,也是背着马甲负重前行的一天呢……


【阅读指南】
#大佬假装小可爱·暗影至尊·战斗狂魔攻vs沙雕假装真高冷·自闭仙君·手账达人受
#满级大佬砍号重练|主角很强但是沙雕|私设如山请勿考据
#强强|苏爽|剧情流|欢乐向
#攻在受面前隐藏身份隐藏了很久

  1、青致

  大地震颤,一大群植食龙被肉食龙追赶着,仓皇混乱地跑过一带湿地,争先恐后冲进不远处遮天蔽日的葱郁林野。

  这幅视景,让刚刚完成破碎虚空渡劫飞升一系列神仙操作的青致道君陷入懵逼。

  ……感知不到仙气也就算了,恐龙是什么鬼东西?

  这绝对不是仙界!

  他此刻正从高空下落,一身墨色咒符点缀的玉白长袍满是雷痕与鲜血。

  破碎的衣袂在风中飘飘扬扬,便如同晚秋时节零落在凛风里的残叶。

  地面一片泥泞,于是他转而在一株巨木的枝桠上落定,敛了敛衣袍,仰首向天,比出一个中指,全无血色的棱唇勾出一个凉薄且讥讽的笑容。

  千年苦修,一朝飞升,迎接他的居然是这么一个结果。

  为什么?只因他是一个外来的穿越者?

  太吾界对他始终存在排斥,这次飞升迎来的更是前所未有的无量天劫。

  所有人都觉得他要被劈得灰飞烟灭,但他没死,更顶着雷劫,挥毫洒墨,硬生生把苍穹都给撕裂。

  可最终却没有成仙,而是来到了这么一个新世界。

  ——满目狼藉的湿地上,一只掉队的幼龙被两个体表遍布棕褐色条纹的肉食龙扑倒,翻滚挣扎着,发出声声凄厉的尖叫。

  更多的肉食恐龙竞相围拢过来,转眼便把它的生命彻底终结。

  青致居高临下,以神祇般疏漠的目光俯视着这一切。

  这是哪里?一个尚在恐龙时代的史前大陆?

  ……不。

  他的目光落在一头肉食龙的颈部。

  那里环着一个项圈,哑黑颜色,材质崭新,构造精巧。

  ——还带着一个微微反光的摄录孔。

  紧张情绪条件反射般迅速升起,青致如临大敌,神念铺展开来,如狂潮漫涌,霎那间席卷了整个天地。

  大陆,海洋,河流,山川……这个星球的地理形貌似乎有点熟悉。

  但一时半会儿却也想不起来这究竟会是哪里。

  于是青致细化了感知,以获取更为详尽的信息。

  他看到各种各样的巨龙、比巨龙还要更为庞大的凶兽、散落在各地的人类聚落、体内存在玄妙能量的狩猎者、成群

  外出忙忙碌碌的采集者、逸散着神秘气息的守护兽、坠毁的星舰、散落的物资,以及……暗如深渊的幽邃阴影之中,蓦然睁开的银色竖瞳。

  那对竖瞳摄人心魄,短暂的对视便使他识海之中一阵锐痛。

  青致立刻撤回了神念。

  他强渡无量天劫,受伤很是严重,绝不能轻易招惹那些威压恐怖的强大生灵。

  不过那些零碎的画面已足够他作出判断,这个世界的统治者并非科技文明。

  他的目光回到那头肉食龙身上,左手抬起,指尖轻轻勾动。

  颈圈冒出一股青烟,摄像头首先被灼坏。随后卡扣松开,飞过一道优美的半弧,落到他的手中。

  看到项圈铭标上的文字,青致的瞳孔蓦然紧缩。

  这些字,他认识!

  这个项圈,来自他原本所属的世界——洛克星。

  墨色咒文从指尖流泻,将项圈环绕其中。

  青致使用推演之术,在无尽信息构成的一片混沌之中,追溯到了一块播放着捕猎画面的光屏。

  光屏右上角显示有如今的时间,2518年。而中间则有一道道弹幕滚滚飘过——

  【这一口咬力目测2300,钩齿龙还是猛。】

  【这有啥好看的,一条垃圾凯桑比龙,不是说黑虎部落出走的人迁到这附近了么,怎么几天了都没见影呢。】

  【+身份卡号,想看钩齿龙对上那群野人。】

  【前面认真的吗,那群出走的就两三个战士,钩齿龙狩猎都是集体活动,真对上,上去就是凉凉。】

  【认真的,就是凉凉才刺激呢。】

  青致额角青筋一跳,左手倏然攥紧。

  项圈整个被捏作了齑粉,从指隙簌簌滑落。

  他记起这个星球究竟是什么地方了——

  元历1695年,基因跳跃技术迎来重大突破,接受基因改造,可使人类的智力与体能得到极大的提升。

  但这并非福祉,因为改造手术价格高昂,唯有极少数人才可以负担得起,不可能向大众进行普及。

  巨大的差别渐使改造者与非改造者分化为新人类与旧人类两个物种,双方矛盾也随之产生。

  新人类人数极少,但却处于社会金字塔的最顶层;旧人类尽管个体实力远劣于新人类,但却人多势众,在生产活动中起到无可取代的作

  用。

  故此双方虽有矛盾,但也维持着微妙的平衡。

  ——直到智力极大提升的新人类掀起一场科技革命。

  人工智能在这场科技革命中得到了长足的发展,旧人类所能从事的低智力要求的工作几乎尽数被人工智能所取代;而那些无法被取代的工作,则完全无力与新人类进行竞争。

  从此旧人类全然无用。

  无用的旧人类只能依靠领取社会救济为生,而一切权力都集中到了新人类手中。

  新人类繁衍子嗣,人数渐增,对资源的需求越发扩大;而既无法创造价值,还要消耗资源、制造垃圾、违法犯罪的旧人类,在新人类眼中,也越发显得面目可憎。

  一场恶性案件,最终让新人类通过决议——将为数120个亿的旧人类放逐到荒星。

  道貌岸然的政要站在高台之上,语气满是悲悯与同情:

  “……用你们的双手,建设新的家园,在那个独属于你们的星球上,实现自由,公平,与繁荣。”

  “……与繁荣。”

  数千年前的一场演讲,随着记忆涌上,在青致脑海中不断回响,像是一绝极妙的讽刺,缠绕在他刚刚所感知到的,那些简陋肮脏的原始部落的画面碎片上。

  ——这里就是荒星。

  青致是旧人类的一员,也曾被强制押到了那如运奴船般拥挤的星舰上。不过这艘星舰在航行中出了一场意外,坠毁到了名为“太吾”的修真界。

  从此他叩问大道,踏上仙途,哪想造化弄人,飞升失败,最终还是来到了荒星。

  不同位面时间流速不同,他在太吾界度过了两千载光阴,而以洛克元历来计算,那场大放逐,则是发生在八百年前。

  无论怎么说,都是一段漫长的时间。

  青致就很想不通,120亿的人口,在这八百年里,究竟是怎么沦落到了这茹毛饮血的原始形态?

  他无法用推演之术寻找答案。如此漫长的时间跨度,追溯起来需要极其恐怖的消耗,他身受重伤,根本撑不住。

  更何况,消耗掉的灵力也无法在这里得到补充。

  能够感知得到,周边的空气中也蕴含着类似灵气的玄妙能量。但他眼下还无法将这些能量收归己用。

  强渡雷劫,破碎虚空,他剩余的灵力

  原已不多,在找到解决方法之前,必须尽可能地节省。

  所以青致连伤都舍不得去治,反正伤不至死,忍几天就好了。

  他抬手摸了摸脸上的劫灰。

  ……伤势可以不管,形象还是要收拾一下的。

  舍不得用祛尘咒,青致取出镜子,仔仔细细地把皮肤上的残血与劫灰给擦干抹净。

  他的皮肤因重伤而失却血色,反而把五官衬得更为深邃俊美。轮廓精致的双眉像是丹青国手的一笔墨画,微敛的眼眸则比极渊的永夜还要更黑。